支部动态

爱在指间沙,相约心之旅——“箱庭疗法”在学校个案辅导中的运用

2017-04-14 12:45:56

一、案主背景

(一)基本信息

    亮亮(化名)男,12岁, 四年级学生,出生成长在上海。在课堂上注意力不集中,小动作较多。常常不能按时交作业,学业成绩是全班倒数;特别是对数学和外语学习尤其困难,老师怀疑他有智力障碍。亮亮不讲究穿着,同学们经常因为其身上散发的气味而远离他;又因为曾经几次偷拿过同学的钱财,因此在班里更没有可以交流的人。亮亮经常无故担心或心烦, 平时喜欢独处,有时也会产生莫名冲动,做出一些出格行为。

(二)家庭背景

    亮亮的父母是外来务工人员,来自河南农村,均是小学毕业。父亲在私人玻璃店打工,母亲是钟点工,夫妻感情尚可。亮亮一手由母亲带大,从小会受到母亲的打骂,特别是在其读书后更是变本加厉。母亲情绪容易激动且不稳定,在亮亮不听话时,她通常会抽打亮亮,特别在亮亮升入4年级后,随着学业的难度增加、功课经常不能完成,这种暴打几乎每天一次,在双休日最频繁的时候多达一天2-3次,两人很难正常沟通。亮亮父亲老实木讷,对亮亮相对宽容,但他对于儿子的教育同样感到无能为力。


二、问题分析

    1、人身安全问题:为了达到逃避学习的目的,服务对象甚至不顾及生命安全,曾尝试从二楼跳出围墙和吞物就诊的方式,由此可见对象意愿的强烈程度。

    2、学业障碍问题:服务对象在上课时常常会产生根本就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的现象;课后又会因功课不能完成而遭受母亲的武力惩罚,这种恶性循环的现象让服务对象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甚至产生了自暴自弃的念头,离校园的行为能让他暂时回避现实带来的种种痛苦。

    3、心理失衡问题:母亲对其穿着细节欠缺关注度,因此他常常穿着破旧、肮脏的衣裤上学,让他在同学面前加剧了自卑感,更加难以融入集体。

    4、行为偏差问题:服务对象曾为了买零食和逃学,几次从同学书包里偷拿钱财,受到老师的警告。

    5、家暴问题:服务对象父母对孩子的家庭教育方式是比较极端和简单的;这让服务对象在面临学业困难时,非但得不到家庭的亲情理解和支持,反倒更加雪上加霜。

    6、亲子沟通及观念问题:对象父母和对象的正向交流比较少,在儿子学习不投入时,他们非常简单的认定服务对象是“不想学习”的人,丝毫体会不到服务对象的困境和需求。


四、服务计划

    1、每周1次的“箱庭”意向治疗的辅导,使得服务对象的意识与无意识进行链接,激发出服务对象自社会工作者疗愈的功能。

    2、每周1-2次对服务对象进行面谈辅导,向其传授和父母及他人正向沟通的方法。

    3、着重对服务对象母亲进行情绪辅导、让其对儿子的问题有客观的认识,减少乃至杜绝其家庭暴力的行为。

    4、邀请服务对象父母参加家长工作坊,协助他们学习亲子技巧,调整教育模式。

    5、通过积极鼓励和布置作业的方式,促进服务对象与家人正向交流的频率。

 

五、实施个案辅导

    (一)紧急介入,建立关系

    在接案后,社会工作者第一时间和服务对象及其家长见面。为了能更好地倾听服务对象的心声,社会工作者采取了和两人单独访谈的方式。在访谈起始时,服务对象低着头、用低沉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回应社会工作者。随着服务对象目光不再躲闪,社会工作者了解到他想尽办法逃学的根源在于学业困难时,社会工作者首先肯定了他内心深处要求上进的愿望,正是这种自我发展的需求不能得到满足,才让他产生了如此的冲突和痛苦;社会工作者表示知道他是一个孝顺的、追求上进的孩子,相信通过他的努力,未来的他一定不会让父母失望的!社会工作者感受到这番话对服务对象的有了深深地触动。

    (二)箱庭辅导,疏导疗愈

    1、问题呈现阶段

    在前3次的箱庭作品中, 作品情节混乱、无主题,服务对象展现的是内心的凌乱、压抑和无助,消极力量占优势,他感觉自己生活在危险和束缚当中,虽然想逃跑、但没有真正的能力摆脱。

    以初始的沙盘为例,服务对象在制作过程中显得焦躁不安、缺乏耐心。他几乎看到什么就盲目地、一股脑地放入沙盘中,玩具多达51个,怪兽、 骷髅、凶残的动物为主。服务对象并不知道该为作品起什么名字,社会工作者让他表述一下沙盘里的故事,他表示不清楚。社会工作者关注到,当沙盘一些玩具倒在地上后,服务对象也没有耐心把它们扶起来。沙盘里展现的各种形态的路人穿梭在马路上、豹子傲然地在城市里游荡,还有2只怪兽也穿梭在人群之中,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焦躁的气息。服务对象在靠近左中区域建造了一个不小的“监狱”,里面有很多犯人在放风。一个坏人已经爬上了饭店的顶端准备劫狱,但监狱的前端有警察把守,犯人始终无法脱离牢狱的桎梏。

    2、抗争及积极重构阶段

    服务对象逐步梳理出自己的思路,制作过程比较有条理,能够开始营造一个完整的情景。作品中虽然还有些“危险”的信号,但程度明显减轻;在呈现内心的冲突的同时,更多表达的是需求:服务对象渴望得到他人的协助与鼓励、接纳和支持。

    以第七次作品为例,服务对象不但能为作品起名,而且能详细地表述内容和意境,但对自我存在感仍不强烈。作品中玩具有25个,主要为:有正义感的人物、交通运输工具、 寺庙等。他说作品的名字是“唐僧路过三峰寺”,讲述的是唐僧在还没有收徒弟之前路过三峰寺,不但碰到了老虎当道,而且在其右后方、右前方的妖魔鬼怪,都在对他虎视眈眈,特别是站在鬼屋上的妖怪,正打算如何吃唐僧肉。正在危难之时,有一群小和尚发现了被危险环绕的唐僧,不但帮他收服了老虎、度过了难关,还并帮助他收服了白龙马,这为他去西天取经提供了保障。

    3、统合转化阶段

    服务对象开始变得快乐、有控制感,心态也进一步开放,明确表达出“自我”的存在和对家、班级和对社区的归属感,这表示着服务对象问题的解决及自社会工作者得到成长的状态,服务对象内心得以整合。

    以第12次次箱庭作品为例,本次服务对象的作品的主题是“家”,整个的画面基本有两个场景组成:一个是家的附近,一个是自然场域。玩具有27个,主要为:房屋、花草树木、桥梁、河流、伙伴等等。在沙盘上部家的区域,服务对象首先摆出的就是房子,父亲母亲正在里面看电视;他充对家的刻画比较用心,甚至连家庭的晾衣架都展示出来。在沙盘下部的自然区域内,在生机盎然的绿树旁,一位老爷爷在桥上悠闲地垂钓。服务对象说两个场景中都有自己:一个在家外面和小伙伴们自由玩耍,一个在桥下快活地抓乌龟。

    (三)家庭访谈,链接亲情

    在针对服务对象母亲的辅导中,社会工作者受到她的暴力行为源于她在成长发育期对父母索爱的要求一直没有得到满足,因此在内心长期有一种愤怒的压抑。当孩子的行为触动到她的创伤点时,双层的情绪叠加更会激发她积压的怒火。因此社会工作者采用了一些专业辅导技术完成了她和亲人之间的对话和亲情链接,协助她“内心的小孩”获得情感修复。接着,社会工作者又利用“情景再现”、“换位思考”的方式,和她共同模拟了她与儿子的日常互动情况。在服务对象母亲感受到自己的行为对儿子产生的伤害时,后悔地痛哭起来。在安抚了服务对象母亲的情绪后,社会工作者针对性地传授给她一些情绪管理的方法,希望她能够尝试和运用。

 

六、成效评估

    服务对象个人在社会工作者的服务介入后,服务对象再没有发生过逃离校园和行为偏差的行为。服务对象能以良好的心态应对学业,上课不遵守纪律的现象明显减少、作业也基本上能够完成。服务对象和母亲之间能够心平气地交流,也能主动帮母亲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服务对象学会向母亲表达诉求,不但为自己购置了几套轮换的衣服、鞋袜,每月也有小额的零花钱使用;在对象父母的共同努力下,家庭暴力的次数急剧减少。目前,对象母亲几乎不再用动手的方式来教育孩子。服务对象已经主动尝试和同学互动交往,在校已经有3名关系稳定的朋友。这些关系的建立让服务对象感受到了亲情的回归和集体的温暖。


七、反思建议

    学生某一个心理或行为问题的出现,往往牵涉到个体、家庭、学校和社会多方面的原因,需要社会工作者以敏锐的观察力来搜集、分析信息的基础上,提供针对性的专业指导。在为对象开展个案服务的过程中,社工结合了“箱庭疗法”和个人访谈的方式进行紧急介入,协助对象逐步疏泄了负面的情绪,明晰、增强了自我力量,化解了他的成长危机。但箱庭治疗需要长时期的自我链接的过程,而且有螺旋式前进的特点,社工需要继续开展跟踪服务,才能进一步巩固对象的改变和进步。


作者:张海燕,社会工作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现任上海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五角场镇社工点组长,从事社工工作7年。主要为社区青少年和来沪青少年开展社会服务,参与了 “向日葵”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应急避险教育项目、“危机边缘青少年训练营”项目、“阳光四送”贫困青少年教育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