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关于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实践与思考

2017-06-06 08:53:47
        2016年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关键是加快转变政府职能,该放给市场和政府的权一定要放足、放到位,该政府管的事一定要管好、管到位。”并要求我们:保持锐意创新的勇气,敢为人先的锐气,蓬勃向上的朝气。贯彻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观念,当好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
        夜已深沉。当我从中央电视台新闻中收看聆听到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感到特别亲切,宛如春风拂来吹醒万花开,使我深深思考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茅塞顿开,指明了方向。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专业社会工作人才要保持“勇气”、“锐气”和“朝气”,当好“排头兵”、“先行者”,大有可为,大有作为。
        上海在大力推进社会工作中,以回应社会现实需求为导向,以专业支撑为方向,以多领域推进为重点,以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为抓手,以实务能力建设为核心,以一种更为人性化的服务、柔性化管理、社会化运作的方式优化社会治理及公共服务。实践证明:社会工作的发展,关键取决于具备专业理念、掌握专业知识和技能的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的发展,而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发展与否,又取决于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发展。
        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能够折射出这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水准,也能反映出专业社会工作发展的职业水平。一方面,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是吸纳专业社会工作人才的蓄水池,蓄水养鱼,筑巢引凤;是契约项目进行社会化运作的重要载体、整合资源、专业服务。另一方面,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是优化公共服务的重要平台,是一支营造社区治理环境,服务民生的生力军,也是推进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的组织基础,已成为社会建设中的重要元素。
        从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建立一支规模宏大、结构合理、素质优良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把社会工作发展作为战略性的任务提了出来,发展到《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2010—2020)》中,把社会工作人才列为“六大人才”之一,作为社会建设的第一资源摆上重要位置。从上海社会工作发展的渊源和实践来看,早在1917年,沪江大学在杨树浦一带成立了专业社工服务组织——沪东公社。并以这一组织载体为大众服务,推进社会工作,取得了相当成效,被当时誉为工作样板。改革开放后,2003年成立的上海乐群社工服务社,是内地率先成立的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为民生提供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当前,如何着力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依然是推进社会工作中值得深思的问题。

一、从构建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出发,大力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
        “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是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发挥作用的重要平台,是整合社会工作资源、提供社会工作服务的重要载体,是承接政府公共服务职能的重要依托。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对于加强现代社会组织建设,促进转变政府职能,引导社会力量有序参与社会治理,建立健全社会服务体系,具有十分重要意义。”
        2014年4月9日,《民政部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发展的意见》中,把加快推进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去认识,强调其在吸纳使用社会工作专业人才、提供专业化、个性化社会工作服务、创新社会治理方面的重要性。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决定,在全面深化改革中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从“社会管理”到“社会治理”,由“管”而“治”,这一字之差,代表着国家治理理念的很大转变,从根本上确立了社会组织在社会治理中的主体地位,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作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作为社会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地位和作用毋庸置疑,不可忽视。上海市杨浦区和泰爱心服务社这家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发展历程,足以证明这是一支生力军。
        2015年2月15日,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一行来到杨浦区,走进和泰爱心服务社,了解“助困心理阳光之城”济困服务项目,对社工人员专业的服务和辛勤付出表示感谢。韩正书记看到服务社里云集了70、80、90后的社工,以专业社工的理念、方法和技巧,面向杨浦区内救助政策覆盖之后仍有特殊困难的家庭和市民,给予物质帮扶和精神抚慰。韩正书记高兴地为大家点赞。
        “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别人,很有意义,我觉得社工这份工作很有前途。”90后社工吴柳依如是说。
        韩正书记指出:“社会工作者队伍是上海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础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社工这个职业光荣而有意义,大有可为。当前,专业的社会服务还只是刚刚起步,我们要动员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希望大家再接再厉,让更多阳光照进困难群众的心中。”
        “助困心理阳光之城”是和泰爱心服务社旗下的品牌项目,曾获得上海市“优秀慈善项目奖”。这个项目自2010年开展起来,有效地缓解了一些困难家庭的窘境。这是得益于和泰爱心服务社于2008年在全市公开招募社工,组建了专做救助工作的全国第一支救助社工队伍。
        和泰爱心服务社在机构发展建设上,把打造一支素质过硬、专业扎实、负有使命担当责任的专业社工队伍放到重要位置,注重制度建设、专业培训、机制奖励,通过《综合帮扶工作实施细则》、《综合帮扶社工考核制度》等,以及业务、实务专业培训、机构交流学习等多种形式培训,打造社工专业团队,营造专业社工人才良好的成长环境,从而使机构健康有序地发展起来,得到了全社会认可和赞誉。
        追溯到2009年,上海市民政局出台了《关于加快本市专业社工机构培育的意见》,国家民政部也发布了《关于促进民办社会工作机构发展的通知》,旨在充分发挥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重要载体作用,推进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通知要求各级民政部门充分认识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重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加强民办社工机构登记管理工作,进一步完善支持民办社工机构发展的政策措施,切实加强对促进民办社工机构发展工作的组织领导。上海在贯彻《意见》和《通知》中,各个区县因地制宜、因人制宜,根据规划和需求,以及实际可能,出台配套相关实施办法,其中包括提供场地或场地补贴,有的降低社工机构注册资金门槛,开通注册绿色通道,并加强专业社工高级人才的培训、督导、评估、激励,促进社工服务机构勃发之势,进入了稳中有进、进中有序,重点推进的新的发展阶段。
        上海在构建预防犯罪体系中,注重培育社工机构使命任务的责任担当提升组织素质和服务品质。自强社会服务总社负责进行社区药物滥用人员的矫治;新航社区服务总站转为社区服刑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提供矫正服务;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为社区失学、失业、失管的闲散青少年服务,筑起了政府引导、社团运作、社会力量参与的社会治理创新的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创新社会治理,核心是要实现从管理到治理的重大转变,必须充分发挥社会力量的作用,推动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中共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在2016年2月16日创新社会治理加强基层建设大会上强调指出:要充分调动社会力量参与积极性,进一步激发社会活力,要调动社会力量,进一步开放社会参与的空间,凡是社会有能力承担的,就放给社会;凡是社会组织可以积极作为的,就发挥支撑作用;凡是政府能购买服务的,就向社会购买,要支持社会组织的发展,加强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统筹管理。
        由此可见,从2010年上海培育专业社工机构,多领域推进社会工作被评为“2009年度全国社会工作十大事件”,到今天作为社会组织的社工专业服务机构以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机构培育发展的力度不断增强,推进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就有了重要依托。有了一支专业化、职业化的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就能在创新社会治理中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二、从组织实施“百家社会工作机构成长项目”为品牌指引,全力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
        新年伊始,我看到了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发布的《深圳社工行业数据——2015年度》。这份数据从社工组织、社工队伍、社工流失等4个方面,并对数据来源、行业数据实时更新、服务数据统计做了详尽说明。这是我从事社会工作以来看到的最完全、尽善尽美的一份行业数据,有大数据的支撑,很能说明深圳市社会工作在职业化、专业化、规范化、科学化、精细化、项目化等方面迈出了可喜的步伐,值得庆贺,这就是机构成长的品牌效应。
        记得2007年1月,时任深圳市委副秘书长杨绪松率队来上海,在上海社会工作党委的推荐下,由我负责介绍上海市社会工作开展的情况,我热情地汇报了上海的一些做法,并着重谈了在推动社会工作中有关思路性的想法,杨秘书长对我个别交谈时郑重其事地说:“我们回去以后,立马做好两件事:一是发布纲领性文件推动社工队伍建设;二是加大财力投入,至少1至2个亿。从现在回过头来看,他说到做到,雷厉风行,有力地助推了社会工作在深圳蓬勃发展。
        截止2015年底,深圳市社工组织共155家,其中枢纽型社工组织13家,服务型的社工组织142家,这些以开展社工服务为主的142家社工机构,仅用了6年多时间发展起来。通过发挥人才集聚、管理、培训研发及动员社会资源等功能,提升社会工作专业水准,形成良性竞争的行业发展环境。在70多家已承接政府社工岗位的社工机构中,人员规模超过300人的有4家,超过100人的有24家,超过50人的有12家,超过10人的有18家,少于10人的有17家,而持证社工人数累计达8303人(助理社工师6545人,社工师1758人)。经过8年的发展,社工行业从业人员达6607人,在从业人员中,除机构负责人及行政管理人员外,专业社5510人,一线社工4732人,督导助理574人,初级督导204人,其中承接政府社工岗位上岗社工4785人,机构经费自筹项目社工725人。
        目前,深圳社工服务已覆盖全市各区、街道和社区,累计1500个岗位及近400个项目,以及668家社区服务中心,为老年人、残疾人、青少年、妇女儿童、劳务工、病患者家属等14个领域的服务群体开展专业社会工作服务。
        上海在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方面取得了相当的成果,拥有了一批极具影响力和品牌效应的民办社会服务机构。2009年7月16日,上海市推出了“培育发展专业社工机构区县与高校合作计划”,市民政局向各区县民政局推荐可供合作的12所高校名单,旨在大力培育发展社会工作专业机构,进一步推进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区县与高校加强合作,能够更好地发挥高校在社会工作教育和研究的领先优势。相关区县积极响应,制定了切实可行的培育专业社工机构的合作计划,杨浦区搭建了一个区校合作的专业社工机构——复馨社工师事务所。杨浦区的知行社工师事务所、嘉定区民政局、复旦大学和菊园新区管委会共同成立了复源社工师事务所。闸北区和华东理工大学合作,成立了春晖社工师事务所。
        随着社会工作不断深入地发展,为实现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可持续发展,项目可复制的模式延续,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通过品牌的运作方式获取组织的核心竞争力。浦东新区和华东理工大学合作在三林世博家园成立了上海第一家在社区推进社会工作的专业组织——上海公益社工师事务所,以承接政府和居委会委托的社区事务而独领风骚。东方社会工作事务所扎根于社区,服务于民生,发展于社会,依托高校的专业资源和先进理念,承接了各项评估、培训、一线服务等项目,成为一家专业性强、公众信誉度高的综合型社工服务机构。
        十二五期间,上海在实施“百家社会工作机构成长项目”中,完善了对社会工作机构的孵化、培育、能力建设等政策,培育发展了135家社会工作专业机构,有力地推进“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示范区”及“上海市社会工作示范单位”创建工作,打造了社会工作人才集聚高地,同时,大力培育发展社工师事务所等专业社工服务机构,使之成为社工开展专业服务的重要平台和载体。
        在打造品牌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进程中,上海杨浦区重拳出击,从“人才培养力”、“项目创新力”、“资源整合力”及“社会影响力”等四个方面评价社工机构,研究制定了《上海市杨浦区专业社工机构及相关社会组织核心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和《上海市杨浦区专业社工机构及相关社会组织核心竞争力评价实施办法》。延泽社会工作发展中心、和泰爱心服务社、海星之家、优韵社工师事务所等一批品牌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脱颖而出,为社会建设和社会治理,以及服务民生等方面发挥了及其重要的作用。

三、从政府购买项目服务,制定优惠政策,营造社区环境等方面,着力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
        “在公共服务领域更多利用社会力量,加大政府购买社会服务力度”,这是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文件中发出的强烈信号。实践证明,推行政府向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购买公共服务是创新社会治理、提供引导有效需求的重要途径。国家财政和福利彩票金在逐年增加社会工作人才开发、社会公益项目、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培育发展的投入。社会工作发展资金应纳入各级政府财政预算管理,每年按相应比例进行投入,并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情况逐年递增,福利彩票金在购买公益服务项目进行公益创投和公益投标时,应向民办社会服务机构倾斜,与此同时,应多渠道筹措社会资金,相关的基金会可建立社会工作专项基金,相关的公益社会组织科建立社会工作专项资金,相关的企业也可通过项目化运作的方式,资助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通过社会各方面的自己投入,建立完善政府购买社工机构专业服务的机制,为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提供经费保障。
        另外,应积极鼓励社会资金多渠道投资社会工作领域。政府相关部门和街道(乡镇)要为创办和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提供政策指导、办公用房、购买服务和应用推广等方面的帮助,建立和完善社会多元投入机制,加强专业引导、信息披露和资金监管,对带有社会公益性、福利性、政务性项目和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以及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给予扶持,完善专项基金、资金的运作监督制度,通过税收减免、荣誉表彰等方式鼓励企业和个人捐款,从事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开展社会公益性活动。
        凡涉及到资金主体购买服务的,应按照项目的契约化方式,与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签订合同,明确所购买服务的范围、标的、数量、质量要求,以及服务期限、资金支付方式、权利义务和违约责任等,按照履约合同要求支付资金,并加强对服务提供全过程的跟踪监管和服务成果的检查验收。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要严格履行合同义务,按预期目标完成项目服务,保证服务数量、服务质量和社会效益。
        当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与政府能进行“政社合作”,互动共进时,两者相互影响、相互助力、相互作用。说的透彻一点,社会服务公益项目,本质上是对政府和市场职能的一种补充,这对于转变政府职能、提升核心竞争力、驱动都市创新力、增强社会繁荣度、优化公共服务水平有着重要意义。
        成立于1984年的美国波特兰莱恩县的“食品银行”,是一家民办的非营利组织,当年用100万善款建造了3.2万平方的“食品银行”,其中3个冷库占地面积十分之一,还有仓库、厨房、农场等。他们主要通过社会各方面捐赠食品和800名志愿者帮助,每月可提供500磅食品,有6.8万人能得到食品帮助。食品质量绝对保证,从未发生过食品问题,有严格质量把控程序,还有严密的财务管理制度。食品看得见、摸得着、见效快,民众自发性强,得到了全社会广泛支持。
        美国波特兰地区政府与社会组织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是以签订合同的方式进行,签约前,会组织相关专业人士进行论证,并请专技人员进行评估。政府认为这样做比较完整、妥善、合规。
        社会组织有多作为,就有多大作用。从政府购买社会组织公共服务方式,就不难看出能力建设的重要性,资金不是单一渠道,而是多种途径可循。在美国有一个“穷人救助中心”,旨在帮助无家可归的人能自食其力,解决暂时困难,终而获得新生。它与政府签订救助项目合同时,获得政府资金项目款50万美元,但中心总的资金预算已超10亿美元,其经费来源主要靠经营来支撑。政府对它网开一面,允许其经营,并享受免税政策。因此,中心从开办9个废品回收点,每天回收的金属5至10吨不等,还开发食品、创办玻璃店、家具店,做起房地产,这是美国第一家通过经营行为来获取自己的非营利组织。
        从上述2个案例可以看到,美国政府在购买社会组织公共服务形式是不同的,他们不包揽事务,但实施监管。在制定预算经费决算过程中,对开展服务的组织要进行财务年终审计,合同在5年期内的,每年都要进行年审,如5年内符合要求,合同延期的,可以成为永久性。

        培育发展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不是权宜之计,而是一项长期的战略性任务,是一个涉及到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切实需要党政领导齐抓共管,政府主导推动,社会力量参与这个格局的建构,也确实需要完善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的配套政策,加强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抓好培育、使用、评价、激励等关键环节,继续做好《上海市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的各项工作,推进实施“十、百、千、万”项目,愿干事、敢干事、能干成事,有条不紊地进行“十大社会工作项目”和“十大社会工作案例”,以及“十大社会工作优秀人物”评选表彰;进行“百名社工督导培养项目”和“百家社会工作机构成长项目”的有效实施;并把“千名社会工作人才境外培训项目”和“万名社工岗位培训项目”,真正落到实处,扎扎实实进行由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开展的社会工作实训基地建设,加大在职人员的实务训练和职业能力培训力度。

        同时,要借助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思维模式,通过网站、微信、报刊杂志、广播和专业媒介等多媒体 广泛宣传社会工作,增强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做大、做强、做实、做好的意识,加大其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和公信力,积极营造良好的社会组织环境,让民办社会工作服务机构在培育发展、实务工作中成长起来,成为名副其实的专业社会工作人才荟萃的中心。


作者:黄志华,中国注册高级商务策划师、经济师。《中国社会工作》、《中国社会报》特约记者。民政部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和上海市民政局共建社会工作研究基地合作项目顾问、上海市公益项目评标专家、上海慈善之星社会组织带头人星火培育计划公益导师、上海申杰社会组织评估培训中心专家、静安区社会组织评估事务服务中心特邀评估专家,杨浦区社会工作协会编辑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