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我们谈了6年的恋爱

2017-09-11 16:07:11
    13岁的时候,一部《俗世情真》(Seed of Hope)让我深深地被林姑娘锲而不舍的社工精神所触动,那时候我对社工怀有极大的好奇与欣赏。在这个社会里,原来还有这样的一群人陪伴着有需要的孩子,信任、支持而独特。
    2009年的夏天,我与社工建立了连结,带着我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开启了深入接触的旅程。经过一年的了解,我来到了第一个约会的地点:福利院。怀着紧张的心情,踏进福利院的时候,一切都是未知的,想象的。当一名年纪比较大的叔叔一直跟在我后面,喊我姐姐的时候,我害怕。二十年的生活里,这个年纪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喊我姐姐呢?当时一个月的时间,我从最初的害怕,到慢慢和他们熟悉起来,也很想做一些事情帮助他们,因为他们的世界纯真而善良,只是难以辨别生活事件或者身边人的好与坏,对与错。当时我给我的老师send了一封邮件,想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当时老师回了我这样的一段话:社工是一个用生命影响生命的职业,现在的你没学过具体的介入手法,所以陪伴吧。    这时候让我感觉到社工不是你有一颗有爱的心就可以的,当你不懂的时候技巧还是不要乱用。我就用陪伴,用可能的方式在这里观察,我用他感兴趣的篮球明星,教他辨别色彩。
    同一年的夏天,我去了香港,参加两岸四地的“毒潮”研讨会,让我第一次用视角接触吸毒人群。或许在那之前,我也会特别害怕对他们很不了解,但是这让我明白每一种选择的背后都带着故事,标签是最大的伤害,因为你不曾了解过他/她。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在正极和负极之间,更多人会愿意选择正极。社工眼中的他/她们是平等的,尊重的,社工用他们的方式去陪伴和介入。这个夏天让我对社工的情意逐步加深。
    有人说,恋爱会让我们学会成长,因为你会在爱恋中学习。因为爱上社工,我会因为热爱潜移默化地花更多的时间和金钱去学习和实践,到达不同的地域吸收不同的知识。接触自闭症人群、智力障碍群体、失独家庭等,每一种实践也在拓宽我人生的宽度和接纳度,会让我更新对人和事的新的认知,也让我逐渐明白每个人的独特性和唯一性。
    什么是弱势群体?在我的眼中,他/她们只是在某些层面比普通的大众少了一点点的选择,在某些层面,他/她们会我们在某些能力上更优秀,更棒。
    这场爱恋从大学到研究生,这六年的时光里我都非常地清晰和坚持。或许身边的人都会问我是什么力量让你如此的爱?我想是一种感应,一种由心底里的对陪伴重要性的看待,一种把身边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时刻都看成是宝的心。这场爱恋让我对自己的生活更懂得珍惜,懂得找到别人的优势,也习惯了主动和他人去聊天,学会了真心。
    我和社工的6年恋爱里,在最后是否选择听从自己内心从事社工也有着徘徊,因为现实和理想之间总会有一些距离。而当我在犹豫是否因为待遇和平台而考虑是否继续这一场爱恋之时,我生命中的一个重要他人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坚持自己的理想?尽管你到达一个企业去做HR,工资待遇也就会高1000块钱左右。你要知道,你现在做的这个职业是非常有价值和意义的。”他看得到我的坚持和我内心的热爱,他的话让我最终选择继续这一场爱恋。
    我最后选择成为了海星人。或许我在他人的生命中只是偶然的出席,而如果一个拥抱一个眼神和一种陪伴可以给予他人一点选择的能量之时,就是一种同行。

请叫我糖姑娘(按照香港广东对社工的称谓,我喜欢这样的称谓)。


作者:唐玉琳,助理社会工作师,现任上海海星之家社工师事务所项目主管,曾获2015-2016年度杨浦区新秀社工,从事社工近2年。主要负责“杨浦区社会救助工作者培训”、“太仓市志愿者总会运营”、“昆山亭林城市管理片区社区服务社会化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