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遇见更好的自己 ——综合督导工作所感

2017-10-11 09:57:23
    综合督导工作还剩最后一个月的时候,接到《幸福之杨》的约稿,美小编说围绕着综合督导工作自由发挥写点儿什么吧。这才意识到我的综合督导工作即将接近尾声。
    十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十个月前刚接到任务的忐忑心情现在想来还是那么真切。社工自带的使命责任感,在这十个月,也以各种压力的形式如影随形,有过不知从哪儿开始的焦虑、有过找不到重点的迷茫;有过各种工作安排撞车的尴尬、有过半夜还在整理督导记录的疯狂;有过对自己能力怀疑和误人子弟的担忧,甚至有过后悔接这个活儿的一闪而过的念头……确实是这样,但即使是这样,在这个工作即将要结束的时候,顿时觉得可以放松了的同时,心里还是隐约有那么一些些不舍。
    因为这个工作,得已有机会,走近其他不同的社工机构,了解他们的服务领域、人群和方式,看到社会工作在不同领域的风采;因为这个工作,有幸认识了许多不同专业背景、工作经历,又对社会工作一往情深的来自不同机构的伙伴,从他们的身上,得以照见或混浊或澄然的自己;因为这个工作,可以随时向来自专业院校的专家督导请教专业,甚至享受一对一VIP督导;因为这个工作,会更多面临书到用时方恨少的危机,促使自己不断主动学习接受新鲜知识,巩固温习所学所想;因为这个工作,直接、间接听到了那么多生命故事,让人有动力和信心不断为遇到更好的自己和这个世界而努力……
    记得刚接到任务的时候正值初夏,在机构碰头会上,慢热的自己还未全然感受到此项工作可能面临的挑战,只是在指定环节与到会机构代表简单沟通了机构大致情况。会议结束,才猛然发现,机构负责人的联系方式和机构地址居然都没有收集齐全,面对材料上四个陌生的机构名称,一时竟毫无头绪,亚历山大。踌躇了两天,决定还是先请教专家督导高建秀老师。高老师因为身体抱恙并未出席那天的会议,但是,还是在电话中,仔细向我介绍了这几家机构的特点,并对于督导重点给出建议,对难点部分也做出了预警,并建议我从实地探访各家机构开始督导工作。放下高老师的电话,突然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我在最短时间做出先走访一遍四家机构的决定,事实也证明,当你瞻前顾后、思虑重重时,最好的解决之道就是行动。经过紧锣密鼓地实地探访和深入访谈,得到各家机构认可的督导计划很快就出来了。在之后的督导工作中,高老师除了每月对我进行书面督导之外,也会对我进行现场个别督导,帮助梳理明确各个机构的需求特点。关心我遇到的问题和困惑,和我一起探讨解决方案。协助我明确下一阶段综合督导主要方向。
    和四家机构的沟通一开始也并不是那么顺利,将婉转的拒绝和礼貌的距离变为真诚接纳的法宝,无非八个字,“积极主动、投其所好”。一次不行就两次、电话不行就上门,尽全力满足不同机构对督导形式内容和主题的不同要求。最忙碌的一个月,现场团体督导3次18人次,外加现场个别督导1次1人次。最欣慰的一次,是一家机构听说今年督导工作没有督导活动预算,当即表示如果工作坊确有需要,机构愿意承担活动费用。最感动的一次,在一家机构的团队建设主题工作坊中,社工分享非常深入,很多社工说出了自己家里动拆迁遇到的难题,孩子入学的困惑,新进社工对职业规划的设想等等,机构负责人也表示一起共事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听社工说这些。因为机构特点和需求的不同,积极尝试各种形式和主题的工作坊。形式有团体分享、互动体验、参与学习、参观考察等,开展过的主题包括沙盘、萨提亚、团体游戏、资源整合、团队建设等。同时,在高老师的建议下,积极鼓励机构建立内部督导体系,储备机构督导人才。

    记得第一次联系一家机构时,机构负责人说,你能够督导些什么,能否列张清单给我们。说实话,在当时,我感觉自己好像列不出什么清单。回顾这一路,却又惊喜地发现,清单居然有了,也许还很粗犷,不够精细,但至少有了优化的方向和可能。用开放的心态去面对你可能遇到的那些新鲜事物吧,不试一下,你怎么知道自己的潜力有多大呢?


作者:刘婷婷,社会工作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就职于上海市阳光社区青少年事务中心杨浦工作站五角场街道社工点,从事青少年事务社会工作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