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社区戒毒人员的特点与沟通分析

2017-12-27 14:20:23

摘要

200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首次提出了戒毒康复,并在原有的戒毒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了社区戒毒这一新模式,目前,在戒毒工作中引入社会工作,让社会工作者参与戒毒工作,应该是戒毒工作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这也就要求社会工作者,在与案主进行戒毒康复时,重视与案主的沟通,从而更好的达到帮助案主达到生理、心理双层次的脱毒,并更好的回归社会。

关键词:沟通技巧  戒毒康复 社区戒毒

一、 文献综述

对于戒毒群体的研究,学者的研究大多集中于成瘾行为、介入矫治等的研究,鲜少有对于该群体特点的研究。本文通过对已有文献的阅读,梳理关于戒毒人员的特点。

(一)情绪情感方面

戒毒人员在情绪情感方面普遍具有强迫、抑郁、焦虑、情感缺失、偏执等特点,且在行为特质上缺少主见,精神世界空虚和贪图物质享受和感官刺激。学者张雪松,段诚凤(2007)认为戒毒人员年龄偏大,受教育程度较低,大多无正当职业,多为低社会阶层人员,他们易受困难和挫折,自信心和自尊心都受到打击,长期吸毒,身体受损害,财产化烟灭,自感前途渺茫,自卑感日渐严重,低自尊和自卑感是抑郁产生的根源。

蔡悼基,汤宜朗等(2001)在研究中发现,当个体感到对自己所处的情境不能加以改变或控制时,焦虑就会转化为抑郁,从而形成神经性抑郁症,具体表现为:(1)抑郁心境:患者情绪低落,兴趣减少,高兴不起来:(2)精神运动性抑制:患者的精神活动处于抑制状态,反应迟钝,思维迟缓:(3)思维内容障碍:在抑郁心境的影响下,患者会出现自我评价过低,倾向于贬低自己,出现无用感和无价值感;(4)躯体症状:抑郁症患者常常会伴有各种躯体症状,常见的如睡眠障碍、肠胃不适、食欲下降及体重减轻。

(二)意志行为方面

在意志行为方面,戒毒人员具有明显的自我封闭、意志行为减退,或情绪高涨、行为冲动,易激惹。赵建新、王忠付(2003)研究认为,戒毒人员在找对象、谈朋友时,容易遭受白眼、歧视和偏见,不理想的婚恋状态,给他们带来的伤害与绝望,会使有些人选择放弃婚恋,从此不涉足这个领域,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拒绝他们窥探自己的内心世界。这也就造成了较强的自我防范意识。

刘闯, 徐国柱, 郑继旺(2004)认为戒毒者不管以何种心态戒毒, 当生理上的戒毒症状消失后, 心理上就会形成一个共同的特点 : 自制力差、怕痛苦、紧张、焦虑、情绪冲动、睡眠障碍和对。毒品的心理渴求。由于这些特征顽固存在 ,依赖者一般难于自拔

(三)应对方式

所谓应对(Coping)是指个体为了处理来自内外部的,被自己评价为超出自己能力和认知资源范围的压力源,而做出的不断变化的认知和行为努力。个体为达到内外部协调和心里平衡以适应环境,不断调整自己的认知和需求(俞磊,1994)。

据研究显示,吸毒者普遍倾向于采用消极的应对方式,并且自尊水平越高的吸毒者采取的应对方式越消极。

Goeders(2003)回顾前人研究发现,暴露在压力之下会增加成瘾的易感性。临床前期文献显示压力增加了与精神活性刺激相关的奖励,很可能是通过类似于致敏作用的过程。曾红(2005)的研究也认为,海洛因成瘾者用药量增加的原因可能与他们习惯使用退避、幻想和自责等不成熟的应对方式有关。

(四)原生家庭

李双其研究认为( 2004), 家庭环境与吸毒密切相关,家庭中有无其他吸毒者、是否有强烈戒毒愿望、是否伴有反社会人格障碍以及毒品的滥用程度与复吸有密切的联系。何志雄认为家庭教育的失败和家庭成员之间的不良关系增加了子女走上吸毒之路的可能性;稳定的婚姻对吸毒具有一定的抑制作用 (2004)。云南师大任旭林、赵建新( 2002)的研究显示吸毒与父母的文化程度之间存在交互效应。

王垒等人(2004)则认为,首次吸毒的主要原因是家庭原因 , 其次是社会原因和个人心理因素;而康复后又复吸的主要原因是个人心理因素,其次是社会环境因素。华中科技大学王增珍等 (2004)在其研究中指出,由于心理障碍的存在 , 吸毒者要想彻底摆脱毒品,单靠自身的力量是不够的,必须要有社会和家庭的关心、支持、监督和帮助。

(五)社会支持方面

研究表明吸毒者社会心理素质越差 ,越容易走上吸毒的邪路,其开始吸毒的年龄越小, 吸毒年限越长 ,对毒品的体验越深刻, 生理和心理的依赖也就越严重,越容易对吸毒群体产生认同感。

韩卫(2005)认为毒品依赖者受到社会支持多的,吸毒行为趋于降低,其中吸毒频率与社会支持的关系更为密切.脱毒后仍与吸毒朋友来往 ,复吸的危险度增大。若吸毒者脱毒出院后能够脱离原来的环境和社交圈可减少同伴的诱惑和压力 ,延长操守时间。

2007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首次提出了戒毒康复,使用更科学、更人性化的方式开展戒毒工作。这也要求我们摆脱过去对于戒毒人员基于“犯人”的假设而开展工作。而经过上述特点的总结,不难发现,戒毒人员尤其自身的特殊性,这就使得他们在社会中不愿或者很难与其他群体交往。同时,人们对于吸毒者的刻板印象,导致了对于他们的不接纳和歧视。目前的研究很少有应对戒毒人员特点展开的具体介入,主要针对生理、心理两个方向寻求戒毒的有效方法。我国现行的自愿戒毒、强制隔离戒毒方式注重生理脱毒,戒毒管理呈现出松散性或强制性,戒毒教育弱化心理脱瘾和后程辅助功能,不利于降低戒毒人员的复吸率和提高戒毒人员的社会适应力。所以,作为社会工作者,在开展戒毒人员的服务工作时,应该重视挖掘案主自身的特点和需求,这就需要我们注重与案主的沟通。

二、 实习中的观察与相处

在两个学期的实习中,我都在徐汇区康健街道的希望印社实习。徐汇区康健希望印社成立于2008年5月,是上海市第一个以社区康复人员组建的艺术团体。印社采取以篆刻和山水画为主的艺术疗法,帮助戒毒人员进行社区康复。经过九期的篆刻沙龙以及山水画培训,社员们通过对艺术的学习,改变自我认知,逐渐从自卑消沉、自我封闭走向自信乐观,渐渐融入社会,大大降低了复吸率。

印社采取的篆刻疗法,是一种特殊的艺术治疗形式,通过对之前艺术疗法形式的发展与创新,并与结合我国传统的篆刻文化,而产生的一种针对社区戒毒人员的治疗方法,将艺术用于心理治疗,是通过对戒毒人员内在自律性的调节剂人格成长的强调,由内及外的改变,最终达到与外围支持系统的联结和角色关系的修复。

在印社进行社区戒毒的案主,年纪跨度在40-60岁之间,基本都为男性,学历水平从小学毕业到大专、本科。婚姻状态以离异居多,也有在戒毒后重新结婚的。笔者结合自身在印社的观察以及与印社社员的相处,对一下三个方面做简单的总结

(一) 对家庭的态度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们生活、工作、学习乃至安身立命的最基本的支持系统,有着几千年传统文化积淀的中国人对家庭的理解尤其深刻。每一个家庭都向往和睦团结,每一个家庭也蕴藏着不可低估的能量和资源。戴维·波普诺认为,家庭的主要功能应该具备以下几点:社会化、情感陪伴、经济合作、性规范。

对于处在社区戒毒戒断的案主来说,家庭的社会化和情感陪伴功能显得尤为重要,家庭成员首先要在情感上给予他们更多的关怀和包容,让他们感觉到家庭的温暖以及家人的不离不弃,因为他们在经历过病痛的折磨和身心的煎熬之后回到家庭这个避风的港湾也希望能够得到别人的呵护,而这一切只有家人和家庭才能够给予,是任何其他人或机构都无法代替的。

“家人其实给了我很大的支持,我出来(戒毒所)之后,他们只要求我不要再去碰那个了,不工作也无所谓。我老婆(其实已经离婚)也很好的,可惜啊,我当时自己犯糊涂。出来之后,她希望我能找个稳定的工作,我不想出去,我们岁数差的大,她还年轻,我们有没有孩子。后来她就要求离婚了。我现在就在家里待着,然后来印社刻刻章,找点事情做做。”第九期新入社社员W先生

“我妈什么事情都去问我哥,还要我老婆,我不是这个家里的人喽?我老娘住在我家,吃在我家,房产证却放在我哥家,滑稽伐啦?那我还在这个家里待着干嘛啦?我现在虽然没有外面找工作,但是我有点钱也都贴补家用了。我老婆说不上好不好,我这几次身体不好,她给我张银行卡看病。”第七期社员Z先生。

“我现在才发现找个好的人太重要了,她根本不懂人情世故,我对她客气嘛,她当福气。我说的嘛不听,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太以自我为中心。对我嘛总是牛的不得了,你有什么好神气的啦?谁都有尊严的,谁都有脾气的。这个日子真是过得没意思。”印社社员L先生。

(二) 对毒品的认知

印社的成员,很多都曾有过长期吸毒的经历,甚至于有个别社员曾多次进出强戒所。对于毒品的认知,应该说会比我们一般人更深刻。国外研究表明,戒毒人员能够清醒对于毒品的认识及态度,能够有效降低戒断症的发生率、有效延长保持操守的时间,减少复吸、改善患者的精神心理状态。(Hoch E,Noack R,Henker J,2012)。

“要不是这个东西,我的日子不知道多好呢,我爸妈都是退休干部,之前我一直都是很好的。成绩也好,工作也好,不是碰了它,我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印社社员L先生

“我现在是不会碰它了,之前喝美沙酮,但是身体不好了。他们都说喝美沙酮不好的,我自己也有感觉的。戒美沙酮比戒海洛因还痛苦,真的。我是想好了,我死之前啊,一定要最后吸一次再去死。”印社社员Z先生

“说句实话啊,这个没有那么容易上瘾的,我真正上瘾是好几年后了。这边好多人都被抓进去好多次,我都没有,我就是一个人偷偷的玩。不过现在我也不弄了,算是想通了吧。”新入社社员W先生。

(三) 对工作的态度

经济这一命题对于当今社会来说是个无处不在的命题,因为有了它的存在才有了社会的发展、人类的进步。它也是目前世界发展的至关重要的因素。而作为社会的主要参与者——社会成员的人类要想在社会里生存、发展、延续,又怎能离开经济因素呢?对于社区戒毒者来说,往往会遇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当他在回归社会后如何能够顺利获得一份工作。在访谈中,笔者发现在戒毒者的工作意愿上,存在着两种情况:第一,戒毒者及其关键他人都希望能够重新找到工作,回归社会,开始正常的生活;第二,戒毒者及其关键他人有一方愿意通过开始新的工作和过去划句号,但是另一方不愿意。对于第二种情况,其主要原因在于关键他人担心戒毒者一出去接触社会又与以前的“毒友”联系,有获得毒品的机会,进而有“复吸”的行为风险。这两种情况,又往往会与戒毒者的家庭经济情况有所联系。家庭条件良好,没有经济上的困境的家庭,往往会希望戒毒人员安分的待在家中,避免与社会的接触,从而有导致复吸的隐患出现。但要是家庭处于困境中,就会更希望戒毒者能够摆脱毒瘾后,回归社会,并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

“目前,我的经济来源主要是父母和哥哥,也就是啃老了啊。说出来也难为情,这么大年纪了。从小,我们家条件就好,我哥哥当年是同济的本科生,多少了不得,现在在公司做高层。知道我的情况,只要我的钱不是用在那(毒品)上,我哥很愿意帮我的。”

“我之前在社工的帮助下,找工作的,我做的也挺好的,后来单位想升我坐小领导,结果一政审,我就露陷了呀,连工作都泡汤了。我挺想出去工作的。”

“我现在就想靠篆刻为生,出去找工作嘛又要政审,不要政审的工作有苦又累,钱还少,根本不够我开销的。连我的香烟钱都不够的。我女儿身体也不好,家里开销很大,也不能光靠老婆一个人。”社员D先生

“我之前的工作单位拖欠了我的工资,不肯给,我也不想出去找了。现在我们小区有个看车棚的活,我觉得挺好的,我也可以找时间刻刻章。你们社工看看,能不能帮我拿下这个车棚。我去说的话,他们肯定是不肯给我的。要是你们不去嘛,我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三、 反思与总结

(一)、笔者与社员沟通的优缺点

由于和社员存在较大的年龄差距,在与印社社员交流时,笔者站在一个印社实习生的身份与社员沟通,可以避免因专业身份而造成案主的心理排斥。因为印社的安排,每天下午都会开展艺术沙龙活动,社员可以自发前来,刻章或作画。笔者选择他们最放松的时候与其沟通交流,可以降低案主的自我防备。并且避免例行公事的询问,避免其对社工工作的反感。针对每个案主的不同情况,侧重点不同的深入了解挖掘,获得一手的资料。

但是由于年龄以及经验的关系,在于社员沟通婚姻、家庭等话题时,社员会对笔者有所保留,也许是对于笔者欠缺人生经验的怀疑。如何通过书本上的理论知识转化为可以帮助案主的实际经验,是我现在仍然缺少的。

(二)、社区戒毒社工与戒毒人员沟通的优缺点

社工不同于缉毒民警、戒毒所干警,对于案主有较大的心理威慑力。戒毒社会工作也区别于其他服务活动,有着独特的魅力。对待戒毒人员,社工特殊的专业价值观念,包括接纳、尊重、个别化等原则都使得社工在开展工作或者与案主沟通时,更具包容性。强调人具有可塑性;接纳和尊重服务对象;考虑其需求;以服务对象的利益和需求为主,为其谋求最大福利;强调“助人自助”而不是单纯的“助人”等优势,都为之后的沟通与介入帮助打下来良好的基础。

目前,社区戒毒社工存在的问题,就我个人观察,在与案主的沟通上,1、存在敷衍和应付的态度。个别的社工忽视与案主的沟通交流,只注重每月一次的尿检,例行公事的询问,造成案主对社工群体的印象大打折扣。2、在案主有需求向社工寻求帮助时,推诿塞责,缺乏积极性。笔者就曾经历过案主打电话像社工寻问关于补贴的情况,社工再三拖延敷衍,最后两人不欢而散。3、在于案主沟通上,将自己摆在决策者的位置上,忽视案主的自主自决。这可能是经验丰富的老社工容易犯的错误,因为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认为自己可以替案主做决定并且案主也只有听从自己的建议才是正确的。4、个案工作中,互动交流转变为单向的社工个人经历的说教,忽视案主的诉求。

(三)、总结

社会工作是由受过社会工作专业教育的社会工作者本着社会工作的原则,利用专业的知识和技巧,对遭受困境的个人和集体提供帮助的一种服务过程,其目标是帮助困境中的个人和集体解决困难,满足人们基本的物质需要和精神需要,实现更大的福利。目前,在戒毒工作中引入社会工作,让社会工作者参与戒毒工作,应该是戒毒工作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社会工作者在戒毒工作中承担了经纪人、促进者、调停者教育者、评估者等等的角色。而这些角色如果需要顺利的推进,必不可缺的就是社工本身具备的沟通能力。随着戒毒观念的改变,戒毒人员也由原先的“犯罪人”的设定,转化为“病人”。所以这对我们社工的戒毒工作也提出了新的要求。以梅奥为代表所形成的人际关系学派理论研究的基点就是“社会人”假设。“社会人”假设认为人们最重视的是工作中与周围人友好相处,物质利益是相对次要的因素,人与人的协作,而不是乌合之众的相互竞争;人除了物质利益的追求之外,还有人际关系的需求,甚至有时为了维系与同伴的感情,愿意放弃自己的经济利益;人除了理性思考外,更多的时候是受感情的支配,感情会左右逻辑思考。所以,社工在进行社区戒毒帮教服务时,不应忽视与案主的沟通,从而更好的达到帮助案主达到生理、心理双层次的脱毒,并更好的回归社会。

 

参考文献

[1]张雪松、段诚凤,海洛因依赖者的抑郁情绪分析[J],现代医药卫生,2007年18期。

[2]赵建新、王忠付,正在戒毒人员交往焦虑状况分析研究[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年03期。

[3]刘闯、徐国柱、郑继旺,海洛因依赖者脱毒后稽延性戒断症状的调查研究[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0年第一期。

[4]李双其,福建省吸毒者吸毒原因调查报告——基于对240名吸毒者的全面调研[J],2004年01期。

[5]陈寒、赵泽勇、吴盈霞、曾玉君,吸毒人群的外显自我槪念、内隐自我概念与应对方式[J],西南科技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0年。

[6]段伟,强制隔离戒毒人员回归社会的现实困境及其解决路径问题研究[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11年。

[7]曹婧、王凤兰、闫晓丽、姜峰,239 例女性戒毒人员应对方式与自我接纳的相关分析[J],中国社会医学杂,2014.

[8]曲如杰、林霖、王文忠,吸毒者心理健康状况及与复吸原因的关系[J],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2006年01期。

[9]何雪松,社会工作理论[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10]钟耀林,社区戒毒(康复)群体的社会生态系统分析[J],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8月

[11]黄啟洋,段炼,家庭综合服务中心介入社区戒毒服务模式的思考[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5年第21卷

[12]姜佐宁,海洛因成瘾与现代治疗[J],科学出版社,1995年

[13]王珍宝:《吸毒者复吸问题的社会学分析》,《社会》[J],2003 年第 3 期。

[14] 王晓秋,蒋玉芝,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与新时期戒毒工作[J],中国药物滥用防治杂志,2010年6月

[15]韩丹,城市吸毒人群吸毒行为成因的个案研究——一南京市为例[J],中国青年研究,2008

[16]耿柳娜,吸毒人员拒绝自我西欧阿能感文件的初步编制[J],中国特殊教育,2008年

[17]张俭琛,禁毒社工在社区禁吸戒毒中的作用初探[J],中国药物依赖性杂志,2005年

[18] 胡云卿,《标签理论及其对思想转化工作的启示》,《中共山西省委党校学报》[J],2007  年第 1 期。


作者:范晓洁,上海大学社会学院社会工作研究生,2015年11月起至2016年9月于上海市徐汇区康健街道希望印社实习,现于静安区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实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