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对于督导工作的一些想法

2018-03-23 11:10:57

最近在看人本主义心理学主要代表人物卡尔·罗杰斯的传记,书中提到罗杰斯基于心理治疗以及与人互动的直接经验,逐渐形成了其研究假说和理论概念,其中包括从原先的强调治疗师的技术,转变为对于治疗关系的重视,提出了“来访者中心疗法”。也就是我们后来所熟悉的真诚、无条件积极关注和共情的态度,影响着治疗关系的质量。

关于这点,我在个案工作实务中深有体会。我所在机构服务的是药物滥用人群,作为非自愿求助者,要与他们一起工作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会面临较多来自服务对象的阻抗,使得个案的深入程度有限。而如果尚未建立起良好的专业关系,使用任何技术的效果都会是有限的,毕竟改变需要来自于服务对象本身的意愿和动力。而在与服务对象的互动中,如果能够传递和表达出真诚、理解和接纳的态度,去倾听他们的诉说,不做是非对错的评判,对专业关系的建立是非常有帮助的。也就是说,有好的关系,才可能有后面的影响和改变,所有的过程都是发生在人际互动中。

要做好工作,有两类因素会比较重要。一类因素与完成工作有关,即开展工作的人是否拥有工作所必需的设施、资源和知识技能等;第二类因素则是从事工作的人对工作是否感到舒适、满意和快乐,觉得有所成就并获得心理上的幸福感。简单的说来一个是以任务为中心的工具性因素,一个人是以人为中心的情感类因素。完成工作所需要的专业技能除了社工的教育背景外,之后是可以通过有针对性地培训以及在实务中的经验积累来获得的,这的确是可以帮助社工能够更好地胜任工作,以及提高服务的质量。而从事工作的社工本身所拥有的状态,可能会是更重要的一个因素,毕竟所有的服务,都是由社工与服务群体的接触来实现的。我以前学习到,一个人如果没有办法照顾好自己,同样也是没有办法照顾好别人的。类似的意思是,社工只有自己拥有什么,才能给与服务对象什么。社工拥有希望,才能与服务对象更好地互动。

许多人在刚成为社工的时候,会满怀着热情,即便对于实务工作并不是很熟悉,但会很认真的学习工作所需要的知识,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帮助别人、去真正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但时间一长,可能是觉得工作中有太多的无能为力,从而在工作积极性上会有所下降。比如服务对象来找社工时会展现出一些亟待解决的实际困难和问题,但社工发现所拥有的资源和能力有限,无法给予更好的回应;或者说付出了许多努力,服务对象也似乎没有太多改变,自己服务的成效在哪里,自己的工作是有意义的吗,社工会这样问自己;或者说认真努力了,但好像也没有被认可和肯定,在评价工作成效时被一些无法控制的客观因素所牵制着,那就还是应付下算了吧;还有其他种种工作中的压力、巨大的工作量、觉得面对困境时缺乏支持等等。社工想要有效地开展工作,就必须对自己以及自己正在从事的事情拥有良好的感觉。然而现实却可能是,社工常常由于各种原因感受到受挫、沮丧、不平、势单力薄、没有价值、力所不及等负面情绪。

我记得在几年前,机构层面还没有建立督导体系,当时对于督导的概念也比较模糊,虽然在国内外社会工作教科书上有非常细致的对于社会工作督导的描述,但我并没有实际的直观体验。当我在工作中碰到一些疑惑、遇到伦理困境、或者产生一些负面情绪时,我会选择和其他同工做一个非正式的交流,大家就随意分享表达自己的想法和个人经验。虽然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够得到我所期待的回应、能够帮助我解决所面临的问题,但和别人聊一聊的这个过程,的确是会感到轻松许多。这让我深刻地感受到,能够有这样的一个过程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会发现,其他人也会有和我一样的感受和困扰,而并不是我一个人遭遇到了工作中的困境。我观察到其他社工也会这样做,毕竟在遭遇压力时,比起一个人去承担,寻求支持会使自己不那么辛苦。这对于我后来开始从事督导工作是有所启示的。

督导被定义为一个过程,督导者在行使职责的过程中,要与被督导者建立积极的关系,并通过彼此的互动来实现督导的行政性功能、教育性功能和支持性功能。其中,双方之间积极的关系,是开展督导工作的基础,而这种关系的基本特征就是对被督导者的尊重、设身处地的理解与接纳。我们会经常提到在个案工作中对于服务对象要平等、尊重、接纳,保持价值观的中立,其实这也同样适用于督导关系中,而且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机构赋予督导者以权力只是代表着督导者能够执行督导工作,但督导工作是否有成效还要看被督导者的接受程度。当督导者向被督导者传授工作上需要的专业知识、态度及技巧,以改善其能力、使服务具备一定的品质时,如果被督导者认为不想改变、不愿接受的话,再好的建议也是没有太大意义的。督导者需要顾及到被督导者对其工作以及工作状态的情绪反应,在适当的时候对被督导者的努力予以表扬,肯定其长处,在被督导者做出艰难决定时为其分忧解难、给与支持和鼓励、倾听和陪伴,为其情绪宣泄提供机会。每个人都需要被尊重、被看到、被理解、被肯定和鼓励,得到过这些体验后,才会有可能去给与别人这些。

但必须承认的是,即使是最好的督导关系,也不足以消除由于工作自身的性质以及日常工作的条件所造成的不快和与工作相关的冲突。也不能低估合理的薪酬水平与福利待遇对增加工作满意度和减少压力的重要性。这也的确是一些现实情况。

拥有相关的知识,和能够将这些知识很好地用到实务工作中去,是两件事情。前者可以通过加强理论学习而获得,但后者必须要从实践经验中去感知。关于督导工作,只是刚刚开始,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特别是在实践基础上如何梳理并形成本土化的实务操作经验,值得思考并在实践中不断探索。


作者:翁绿芪,社会工作师,心理咨询师,杨浦区社工协会督导助理。现就职于上海市自强社会服务总社杨浦工作站,从事禁毒社会工作,为药物滥用人群提供专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