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静水流深,花开睦邻

2018-04-23 12:17:41

这一篇分享迟迟未动笔,八年来的实践探索积累了太多想要去探讨和表达的,反而一下子堵塞住了。要摇晃一下承载记忆的容器,摇出一些空隙,让思绪如光标游走起来,按照时间和发展脉络搜索关于睦邻中心的“关键词”和“里程碑”。

(一) 所谓“影响力”

2009年底,第一家睦邻中心在杨浦区延吉新村街道开始筹划。作为合作方

的项目经理,我参与了完整的沟通谈判、规划调研和正式运营之后半年的项目管理。在承接这个项目之前,我当时所在的机构内部其实有些同事不赞成承接这个项目,觉得项目资金量不大(40万),但人员压力很大,睦邻中心的实体空间规模也比较小(1000多平方米),而且建在居民区内,外观也不会很气派,可能会是一个“做不出来”的项目,如果注定没有“影响力”,那对机构发展是不利的。

反对意见并没有影响到项目合作。从运营机构的角度,考虑合作项目的“影响力”是没错的,但是,如果先把项目资金、空间外观等问题放在一边,如果团队可以按照计划开展工作,就这个具体的项目来说,完全不用担心“影响力”,因为这个项目必定会对社区产生不可小觑的“影响力”,因为它必定会打破现有的服务框架,改变资源分配的原有路线,加上逐步赋能社区,改变力量格局,必然会是一个崭新的开始。这个项目的“影响力”其实是毋庸置疑的,反而要担心的是我们的能力——如何才能不辜负这样一个项目,如何才能让社区因此而改变。当然,组织的生存和健康发展也是必须要去考虑的,否则就会“出师未捷身先死”,情怀也好,理想也好,都将无所附着。但是那是另外一个需要好好谈谈的话题。

   (二)还好不是从“策划活动”开始

至今谈合作,仍然经常被要求“策划”一些“好活动”。这个话一出,很容易让人一口英雄气突然就泄掉了一半。社会服务机构不是文化公司,不是以“策划活动”为主业,社会工作的整体目标是预防、修复和发展,应用到社区,就是要考虑预防社区问题的发生、对已发生的社区问题进行处理以及开展社区建设。在社区这个领域开展工作的社会组织都有自己的使命愿景,这些使命愿景不是只要“搞好活动”就能实现的,虽然一部分工作从形式上看的确是“组织活动”。

在社会支持的整体网络中,社会服务机构要参与社区规划和提供服务,所以工作者需要从宏观社会发展到微观服务操作都有所了解,落实到微观层面,需要做些什么“活动”,要怎么做,则取决于工作的具体需要而不是单纯为了热闹的场面。

幸运的是,从我们合作的第一个睦邻中心开始,就没有被要求过“做活动”,而是与合作街道都进行过比较充分的沟通,在对社区进行了调研之后,双方协商制定了明确的服务目标,至于具体服务路径选择,社会组织则拥有较大的自由度。努力去了解并且信任对方,这是在政社合作当中很重要的一步。政社合作,不但要明确合同框架之下政府和社会组织的责任权利,还要明确“购买服务”是路径,让度空间是姿态,推动基层服务和治理是目标。这是在街道层面协作治理的格局的一个动作,其本身的重要意义就在于突破了原有的权力和资源安排,允许新的力量进来。作为新的力量之一的社会组织,此刻面临的既是挑战也是发展机会。原本社区服务都由政府包揽,不同条线、各个层级都从各自的工作任务出发来做服务,免不了会叠床架屋,也无法甩掉“体制”的印记,在社会组织进入这个“系统”之后,彼此的工作方法和服务理念是否会发生冲撞,体制的力量和社会的力量之间是否能够有良好的互动和结合,都是需要一段时间来观察、整理和探讨的。

(三)两个关键基因——公共性和包容性

睦邻中心作为一个综合服务体,既是信息资源集散地也是社区关系的催化

剂,既提供社区服务也进行组织动员,既是开展治理工作的平台也是服务的平台。

这个平台应该如何具体运作,取决于其“落脚”的社区的需求,但是一些基本属性应该是一致的。我个人认为,公共性和包容性是这类空间应该具备的关键基因。

首先,睦邻中心应该是具有公共性的。睦邻中心是属于社区的,作为综合服

务体,作为公共空间,睦邻中心先天具备提供服务和组织动员社区的优势,那么这个空间应该是向所有社区居民开放的,在心理和情感上,应该是由社区共同拥有的,在日常运营管理上,居民应该掌握一定的话语权,无论是资源投入还是服务设计,居民都可以参与决策。现在社区和运营睦邻中心的社会组织开始通过招募居民进入管理团队、建立自治家园等工作来努力赋权社区,希望可以自下而上汇集需求、规划工作、协作发展,举社区之力成社区之事。“社会进步的最佳形式是社区和居民区层面的进步”,如果期待社区居民在睦邻中心这个平台上可以全过程地参与社区规划和建设,那么基层社区的服务和民主建设就需要一个成熟的系统化的框架。

其次,一个公共服务空间的包容性也很重要。这个“包容性”我想借用建设学上的“包容性设计”的概念。“包容性设计是指无论使用者的年龄和健康如何,我们的设计产品、配套设施和服务质量都应该可以适合他们使用。”这个包容性设计的理念其实强调的是环境/空间对人的尊重,体现的是平等、尊重和接纳,比如让老年人可以自由地、独立地生活在社区,可以靠自己的能力参与社区活动;让残障人士可以顺利地从家里进入社会环境,而不是被各种障碍阻挡在社会之外。这些都和社会工作的理念不谋而合,所以在空间设计和服务设计上,睦邻中心也应当考虑如何让空间/服务使用者感到自在、安全、被接纳以及有可以参与的机会。

    7、8年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们欣喜地见证了睦邻中心的建设和发展。到2017年,杨浦区已经建成了50多家睦邻中心,区域化规模已经形成。对于在睦邻中心的工作人员来说,感触最深的是睦邻中心里来来往往的居民和发生在社区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在延泽社会工作发展中心运营的延吉社区第三睦邻中心,遇到熟悉的老人家,工作人员经常会和他们开玩笑:“阿婆,今天又来睦邻中心上学啦?”,往往会有淘气的阿婆回答:“嗳,天天来上学呢,不上学老师要找家长的。” 然后社工和阿婆会互相拍一拍,笑起来。

时间如同安静的流水,日日夜夜脉脉地流淌;真挚朴素的情感也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汇聚起来;并不需要过度用力去浇灌和施肥,在时间的流水下,我们就会看到自然的、有生命力的、芬芳的花朵在身边不着痕迹地盛开,绽放,簇拥着这个人们共同拥有的地方。


作者:王秋月,上海延泽社会工作发展中心总干事(创始人),上海市杨浦区政协委员、杨浦区第九批拔尖人才、上海市政府采购评审专家。媒体出身,在加拿大工作学习期间转行进入非营利组织工作,领域涉及劳工权益、女性权益保护、新移民安置、青少年发展、健康促进等。回国后成立上海延泽社会工作发展中心,专注于儿童青少年家庭服务及社区发展领域。延泽曾荣获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状、全国工人先锋号等多项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