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部动态

你的深夜食堂,少了一剂人情味

2018-04-23 12:21:51

每个人身上都有人情味

这几年看了很多很多日剧,因为日剧的人设常常更接近人性,有各自的骄傲和各自的怯懦,没有一个人可以用单一的形容词去描述,也没有一个人你可以全程预测他接下来会怎么选择,这些都非常接近生活中隐秘着的真实。

深夜食堂是其中非常爱的一部,尤其爱它的片头曲,每次听到这片头曲无论何时何地,内心都会涌起一股悲伤,眼前是夜幕中不断前进的出租车,车外灯火通明,车内大概除了司机就只有孤单着一个人的乘客吧。

这几天中国翻拍的《深夜食堂》上映,遭到了很多骂名。很多人拿着日本原版的风格期待黄磊主演的这部,这期待从一开始就势必走向失望。

因为《深夜食堂》看起来是一部美食剧,讲的却是各种各样边缘人的生活。什么是边缘人?就是那些很多人一听标签就会觉得他们和主流不一样的那些人,比如黑道大哥、脱衣舞女郎、异装癖同性恋、一直独身不结婚的女出租车司机等等。

这些人,过的生活是被排除在主流之外的,身在主流中的人们不知道他们在经历什么。

如果在平常的地方,主流中的人们偶然听到这些边缘人身上的标签,大多都会不由自主地戴上有色眼镜妄自揣测这些人的生活和个性。

但《深夜食堂》让我们有机会在一个居酒屋一样的空间里,和老板一起慢慢地听他们说自己的喜怒哀乐。没有太多扑朔迷离,也没有什么跌宕起伏,都是一些同样会发生在你我身上的喜怒哀乐,只是对边缘人来说,他们经历的挣扎和痛苦要比普通人多那么一些。

身为边缘人,痛苦是必然的。但痛苦又怎么办呢,说出来,沉默一会,吃下眼前的这份食物,生活还是要继续。

《深夜食堂》要告诉我们的其实是每个人身上的人情味,那些除去标签之外的人情味,让我们可以慢慢地看到标签之下的人情味,在小小的居酒屋里,放大着生活中每个人的人情味给我们看。

另外几部被中国翻拍的日剧《问题餐厅》和《约会恋爱究竟是什么?》同样也在讲边缘人,日本在娱乐文化业上做了很多努力试图消除主流对边缘人的歧视和误解。歧视和误解常常源于无知,因为对边缘人的无知,所以对他们怀有莫名的排斥。

而《深夜食堂》这样的日剧,就是在给我们机会去看到边缘人也是普通人这样的事实,让我们在慢下来的生活中,看到他们身上和我们一样的人情味——也是为了彼此理解,彼此鼓劲一起面对彼此同样艰难的生活——身而为人,大家都是一样的。

 

中国为什么拍不好深夜食堂?

中国在这个阶段其实拍不好这样慢节奏的人情味。 

因为很多人还没做好准备接纳边缘人的准备,因为很多人还在为房子车子包包读书上学医疗等等的事情焦头烂额,我们正在拼命努力试图冲破逐渐固化的阶级,我们在奋斗。

奋斗的时候都在快速地赶路,并没有太多时间静下来慢慢地聊天。难得和知心好友聚在一起,大多也在酒精的作用下将平时压抑的情感、牢骚和豪情壮志一倾而尽。

所以中国的《深夜食堂》拍不出居酒屋里的感觉,中国的深夜里,我们所熟悉的大多是街边的烤串啤酒,热热闹闹的。真要拍坐下来静静聊天的,恐怕我们自己看着也觉得奇怪。

而日本的晚上,即使不是深夜,哪怕只是晚上,除了居酒屋和一些娱乐场所,其实也没什么其他地方可去。

因为日本的商场晚上8点就关了,极少数会开到9点,即使在东京这样的大城市也是如此。一来日本经济不景气,真心没什么人买东西,关的早也没事。二来大部分日本职员下班都挺准时,因为加班的话公司一定要付加班费,所以没什么事的情况下公司也不希望员工加班增加公司的额外支出,于是只要准时下班然后立刻去商场逛一下买个东西,买完正好去吃晚饭。放在中国国内,8点吃晚饭也是件很常见的事。

                            

日本的深夜食堂是这样的

去年在东京待了10多天,住在新宿附近,步行到新宿的主要大街也就5分钟的事。本来打算晚上逛街,后来去了才发现晚上除了小店、药妆店和各种吃东西的地方,也没太多他处可去。

日本的居酒屋是真心多,随便推开一家里面都满满当当地坐着各色各样的人,男女老少都有。很多人就那么一壶酒(或者一杯),加点小食,便开始天南地北地聊。大多吃得很慢,边吃边聊,其实主要是聊天。可惜我听不懂太多日语,不知道他们都在聊什么。常常到晚上十一二点,店里还是有很多人。

有一天晚上在银座的一家寿司店里,这家店是在东京生活的朋友推荐的,说是当地人常去的店。进去以后坐下,左边是两位日本老婆婆,看着一个憨厚热情、一个优雅内敛,右边是一对日本夫妇,他们都慢慢地吃,慢慢地聊。不像我和陈先生,和他们比起来,简直是风卷残云般地在吃饭。

这家店没什么外国人去,店员也都不会说英文,我们点单的时候还碰到了一点小麻烦,想点老婆婆她们点的一个东西,可是菜单看来看去都找不到,跟店长说店长也听不懂。这时候那位看起来很优雅的婆婆竟然开始开口说英文,而且很流利,她便临时充当起了翻译。后来聊了才知道婆婆年轻的时候在一家国际贸易公司工作,所以英文很好。

中间坐在右边的日本夫妇一度想要跟我们分享食物,那位大叔很热情地用日语跟我们说着些什么,我们能感受到他的热情但无论如何都听不懂,大叔自己也很快意识到了,竟开始一个字一个字地跟我们说日语,仿佛说得慢了我们就能听懂。

直到经他的夫人提示才恍然大悟地不好意思地大笑起来,于是,大叔便求助优雅的婆婆充当临时翻译。我们才知道大叔刚才在很兴奋地跟我们说他十多年前去过中国,去了北京和上海,对中国很喜欢也很好奇。我们便通过婆婆告诉他这十年间中国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一定要再去一次上海和北京,我们内心大概是希望他们能亲眼见识到中国了不起的发展吧。

人在异国,爱国之情和对祖国的自豪感真的是杠杠的。我跟陈先生和日本友人边吃边聊,聊得很是热烈,后来想着吃完饭还要去街上走走,便跟两位婆婆和这对夫妇道了别。其实他们都比我们到得晚,但目测都比我们吃得少,还吃得慢。我们走的时候他们还在慢慢地喝酒,慢慢地吃,慢慢地聊天。

 

 

慢下来生活,放大人情味

在东京感受到的慢不仅在吃饭上,买东西的时候也能感受到这种慢。

我们在御殿场奥特莱斯(在这个奥特莱斯运气好天气晴朗的话,能远远望到富士山,富士山真的美如画)买东西的时候,想着时间很紧,所以总希望可以快点,快点结账然后去下一家。可结果无论哪一家,都慢慢地仔细地帮我们买单,慢慢地仔细帮我们包装,无论买什么,都包得像一份要送给心上人的礼物。

陈先生买围巾的时候店员还一步一步地教他怎么围出模特身上的式样,教了两三遍,还提示我用手机帮他录下来,最后还让陈先生试着脱离指导自己围了一遍,围成以后我们身边一圈店员都开始热烈鼓掌。整个过程不知不觉从只有2个店员在我们身边变成了5、6个店员都在我们身边围观我们学习围围巾,这诚挚的鼓掌和祝贺弄得我们又开心又不好意思,有种小孩子第一次戴红领巾被表扬的感觉。

虽然一开始会很不适应这样的慢,但待了那么几天以后,就会喜欢上这慢下来的稳妥感,喜欢上慢下来以后人和人之间的互动。

都说现在的城市里每个人都很孤单,大概也是因为每个人都忙着赶路,而人情味这件事,只有在安静的时候,慢下来的时候,才有机会彰显出来被我们深刻地体会到。

所以赶路的时候,偶尔也让自己慢下来一回吧——诚挚推荐日本原版的《深夜食堂》,哪怕只是静静听片头曲。


作者:曹雪敏,复旦大学社会工作学士、硕士(MSW),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心理学博士在读,门萨会员。